— 绿绳 —

一个美女与野兽梗的暗巷组脑洞

想要吸猫和吸部长的产物,无差,画面潦草又粗糙,粗糙又潦草【最近巨忙,但心痒难耐,只好快速解渴...

私设好多,bug好多,极度ooc,大纲打得也是头重脚轻。。。(日常顶锅盖)

背景是经过不少争斗,巫师和普通人终于和平相处,但两个群体之中仍然有彼此排斥和鼓出战争的人。

Graves曾经身处争斗之中,但现在隐居在一个小镇边缘的山里,只跟很少的人保持交流。

有一天老格上门拉拢,希望部长加入自己的势力,再次挑起战争,他认为巫师应该成为世界的主宰。

但部长已经厌倦了,拒绝并讽刺了老格(和他的发型),老格一怒之下把部长变成了大猫,大猫的外形抑制了部长原本强大的魔力(不过还是能做很多生活方面的事的)老格留下一句:“没有任何方法能解除这个咒,连喜欢上你的人也会变成猫。”就离开了这里。(其实是有方法的,需要有一个即使被牵连变成猫也会爱着部长的人出现,但老格觉得现在的部长是只猫,还会牵连别人也沾上咒,肯定不会有人真的爱上部长,所以他觉得自己并不算说谎。)

猫化的身体给部长带来很多不便,跟他还保有联系的朋友们希望能帮助他,但是他们怎么都找不到破解的方法。部长从此再没去过镇上,真正的把自己关在了山里。

几年下来,部长适应了猫的身体和习性,但仍然讨厌这个样子,跟朋友们的联系也越来越少,再加上长期一人生活,脾气开始变得暴躁。

直到有一天,他在进山打猎的时候救了被狼追赶的Credence。

Credence和其他孩子被第二塞勒姆的Marry收养,他们住在小镇的边缘,这里居住的巫师很少,Marry在这里宣扬巫师是邪恶的,不过没什么人真的听她的。她知道山里住着个巫师,所以命令孩子们不准往山上跑。但总有孩子不听话,偷偷往山上跑。Credence因为一副胆小唯诺又阴沉的样子经常被其他孩子欺负,被骗进山里迷了路,一直到傍晚都被困在山里。他遇到了狼,被狼追赶着从一个陡坡滚了下去,撞到了头,在失去意识之前他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有个发型奇怪的人挡在了他和几只狼中间,然后爆发了很亮的白光(那其实不是发型,只是天黑了他眼前又模糊看不清楚,把猫耳看成了头发。

第二天醒来,他发现自己在一栋温暖的房子里,睡在软软的大床上,然后他看见不远处的沙发里,猫部长蜷着身体睡着了,他有些怕他,因为他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猫,还穿着人类的衣服,他大概知道这猫跟魔法有关,而妈一直说魔法和巫师都是邪恶的,但是被处理过的伤口和舒适的环境又让觉得也许不那么危险,也许他根本就是在做梦。他一时好奇,犹豫的从床上下来靠近部长,想着,既然是梦的话也许他可以偷偷摸摸他的耳朵,他伸出手的时候惊醒了部长,部长不适应有人突然出现在他身前,打开credence伸出的手从沙发上蹿下来还打翻了水盆,然后超凶的把credence从这里赶了出去。

Credence被吓得一溜烟跑下了山,回去之后Marry看在他脑袋伤的淤青和其他伤的份上没有打他太久,他也没有跟她说起大猫的事。冷静下来的Credence回想昨天和今天早晨发生的事,恍然明白是大猫先生救了自己还让自己安全过夜,甚至赶自己出门的时候还提示了回镇上的路,虽然他表现的很凶,但其实是个善良的好猫。

Credence想做点什么报答猫先生,于是就偷偷攒了点钱去买了点材料想给猫先生考小饼干,然后带着饼干上门去找猫先生(又差点迷路,但他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最终找到了房子。



由于钱太少,没能买到足够的糖,他的饼干被猫先生嫌弃了,他支支吾吾的道歉解释,希望猫先生不要太生气,部长看着他的样子,觉得自己也许太凶了,但一下子扭转态度又觉得很奇怪于是凶巴巴的拿出自己从飞路网路买的外卖饼干塞给credence,嘴上说着:“这才叫真正的小甜饼。”其实只是希望credence这买不起糖的孩子能吃上点甜东西。

Credence带着饼干回去,偷偷藏在床下,在饿肚子的时候拿出来吃一点,吃的时候会想到,猫先生真是太好了,自己给人家吃了那么难吃的饼干惹他生气了,他还给了自己这么好吃的东西…Credence还是希望能有办法报答猫先生。于是他又找到猫先生,希望能帮他处理院子里的杂草。其实部长自己用魔法也能做这事,只是他并不想管这些杂草,但是看着Credence诚恳的样子,部长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于是Credence在养母不使唤他的时候就会偷偷跑进山里找部长,他做的非常小心,一直没有被发现。

久而久之(虽然部长不承认)他们慢慢变成了朋友。部长在感觉到他身上的魔法波动后甚至教了他一点无杖小魔法(虽然他学的不好),在院子里用魔法给Credence做了个秋千,会抽空教他认字读书,与他共享自己的图书室。他们基本什么都聊,聊Credence的养母对巫师的可笑排斥、生活上的困难,镇上的新闻,聊Graves过去的生活、战争、如何适应了现在的身体。





Credence问过部长对敌视自己的人的看法,也问了部长当时为什么拒绝了老格的邀请,Credence随养母去过别的城镇的反巫师组织,知道那些人都对巫师有着怎样恶毒的想法。部长耸肩笑笑,说那些不过是与自己不一样的人,他们的敌视来源于对魔法和巫师的误解,他们只是没机会了解罢了,更何况他知道世界在一点点改变,以后也会变得更好,所以他没必要也敌视他们,他并不希望挑起争端。他已经厌倦与人为敌了,希望能在这里渡过平静的人生。

很快,时间从夏天到了冬天,他们相处已有半年。圣诞节到了,镇上会举办狂欢,Marry 今晚不会回来,Credence带着自己偷偷织的围巾又去了山上(山上有部长给Credence留的路标和驱逐野兽的魔法)他和部长一起过了圣诞夜,一起看着部长位数不多的朋友们送的礼物和信件从壁炉里飞出来,部长还给他讲了包括飞路网在内的很多魔法工具的用途,如果cre感兴趣,他以后可以找找被收起来多年的飞天扫帚。部长问他为什么没去镇上跟其他人一起狂欢,Credence说自己并不合群,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并且他不会跳舞,部长有点喝多了,就在大厅的壁炉前教Credence跳,Credence想,真希望自己能一直跟先生呆在一起。最后他们交换了礼物,Credence的围巾虽然织的很烂,但是部长很喜欢,他给cre的礼物是一双羊毛手套,希望Credence在冬天出去发传单的时候能好过一些。两人后来靠在一起盖着毯子,窝在壁炉旁的小沙发上睡着了。

Credence是凌晨才离开的,他与迷迷糊糊的先生告别,一路上都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丝毫不知厄运将至,他回到家,发现养母今年竟然比以往回来的早,而他又在养母质问他昨晚去哪了的时候长出了猫尾巴。养母知道了他肯定是去找山上的巫师了,还带了诅咒回来,她暴打得Credence浑身是伤,烧了部长送他的手套,把他丢进柴房,叫上几个平日听信她话的猎人上山“除恶”,回来再收拾这个逆子。

Credence在柴房里呼救,但是孤儿院的孩子们都畏惧marry的鞭子,不敢给他开门,Credence花了好久才用先生教的无杖魔法打开了门。他顾不上伤口和自己对养母的恐惧,也不在乎自己长出的尾巴,只想着先生有危险,自己要阻止marry他们。

但是Credence来晚了,他找到先生的时侯先生已经倒在血泊里了。



愤怒和悲伤激发了他对养母的恨意,在他身上突然爆发出了汹涌的黑色魔法,黑色魔法杀死了他的养母,正当他要继续杀掉那些猎人的时候,看着那些人惊恐的眼神,他想起先生之前说过的:他们的敌视来源于对魔法和巫师的误解,他们只是没机会了解罢了,更何况他知道世界在一点点改变,以后也会变得更好,所以他没必要也敌视他们,他并不希望挑起争端。

先生已经厌倦与人为敌了,希望能在这里渡过平静的人生。

Credence虽然恨这些人,但是他并不想让给先生的最后带来争端,最终他只是把猎人们打昏扔进了院子。

当他结束愤怒,悲伤被无限放大,他发现自己对先生的感情并不只是简单的友谊,但是他想自己发现的太晚了,抱着先生大哭起来,黑色的魔法像漩涡一样将他们裹了起来。奇迹就在这时发生了,从猫先生身上突然爆发出耀眼的光,光芒好像有实体一样驱散了那些黑色魔法,Credence吃惊的看着猫先生的伤口愈合了,毛发在光中逐渐退去,部长重新变回了人,然后他睁开眼睛,叫了Credence的名字。

虽然因为失血Graves还很虚弱,需要卧床静养,但是他还是活了下来,他们此后埋了养母,把那些猎人的记忆替换后放了回去,此后过上了没人打扰、快快乐乐、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而部长会继续教Credence魔法,并在Credence准备好的时候,将他带进魔法的那一边世界。可喜可贺可喜可贺(突然完结)



就是以上这些、画少话多,画的粗糙,实在抱歉了。

另外其实还几个场景还没画,但是因为工作太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画了…(其实还有好多脑洞没画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仓鼠精percy,什么特工,什么abo养成…啊……)

 


评论(24)
热度(78)

2018-01-19

78